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O伴生活 >《光与灰烬:林连宗和他的时代》:受难(下)

《光与灰烬:林连宗和他的时代》:受难(下)

谎言还要多久

寻找连宗先生的陈情书,一次次地石沉大海。明明是便衣与军宪以军用吉普车把人带走,但每一个单位都说,没有逮捕这个人。

谎言一:已逮捕却发布通缉

《光与灰烬:林连宗和他的时代》:受难(下)

一九四七年三月十日人已遭逮捕,但四月十八日警总发布「二二八事变首谋叛乱在逃主犯名册」,下令宪兵第四团加紧通缉归案。这份名单将连宗先生视为「叛乱」首谋,填上的罪名为:「一、二二八事件处委会委员,二、策动台中地区暴动,与伪台中作战本部谢雪红等勾结。三、要挟接收台湾高等法院。」

二二八处理委员会是协助稳定秩序,处理政治协商的单位,竟成通缉罪名。第二点,事件期间连宗先生在处理的是全台政治改革的大方向,在为县市长民选与司法权独立奋斗,且人大部分时间待在台北,与台中地区的联繫度是相当有限的,如何与谢雪红「勾结」?而且他是走协商路线的人,不是主张武装者,怎幺策动暴动?第三,他在取得高等法院杨鹏同意法院院长及检察官任用本省人士后,召开全台法律人大会,推举人事,开大门走大路,向中央递送民意,又何来「要挟接收台湾高等法院」?

妄加的罪名背后只透露出,当权者恐惧的仍然是改革,甚至是司法界人事的撤换。

陈仪政府三月十日晚上已将人逮捕,此时却仍佯装毫不知情,以发布通缉的方式,掩饰他们施行秘密逮捕的非法行径。

谎言二:虚应家属陈情信

看到连宗先生被通缉,家属心中作何感受?明明人已被宪兵第四团及便衣带走。三个月下来,林陈凤饱受折磨,之前不断探听消息,拜託各方有影响力的人,全无任何回音。有「便衣」带来连宗先生已遭枪毙的消息,那起码让家属迎回遗体吧,但一样只是被骗去大笔金钱而已。

七月十四日林陈凤决定再写陈情信,她请连宗先生的二哥林连波过来帮忙。信贞记得在爸爸事务所裏,二伯父青白的脸色中带着紧张和愤怒,和妈妈一面流泪、一面动笔写陈情书。

为什幺泪流?因为如果连宗先生真的已经死了,也请告诉我们吧。

……本年二月二十八日本省发生二二八事件,当时氏夫连宗在台中市被本地方县市参议会诸公推派上北,而即代表地方民意向省垣有关当局陈情该案,请严办兇犯、盼望善处。据悉事毕遂拟即日回中,适因火车交通中断,不得已逗留在台北市中山区寓褒里第一二一号友人李瑞汉之处,暂作起居之所。迨三月十日下午五点半钟,在上记居址与李瑞汉及其弟李瑞峯三人逍遥余光之际,突有第四团宪兵乙人偕私服人员四人前来该处,稍谈片刻,旋被传唤该三人同行外出以来,业经三月有余,迄今查无信息。氏妇朝夕心神不安,虽经屡次向各处查询,均属徒劳,痛苦难言。前日观阅报纸有刊登氏夫姓名尚在通缉中,遂使氏妇莫明其因,倍增愁虑痛苦。倘氏夫能尚在押者,氏妇当能安心静候法纪之裁判。兹要知悉氏夫连宗是否在世?特将本省二二八事件氏妇所悉之其有关行动暨失蹤确切之情形,不讳一言,尽情剖露。恳请查核,迅赐查办,并请惠赐指示,俾氏妇得早知其一身上之情况,实戴云天之至德……。

这封陈情信向警备总部、省政府、宪兵第四团……不断地发送,希望能告诉家属连宗先生在哪里。「兹要知悉氏夫连宗是否在世?」家属甚至已有坏打算。

这封陈情信,先透过省参议会,在七月十九日转呈台湾省警备司令部,宪兵第四团团长张慕陶在七月二十六号回函:

悉查林连宗本部于三月十日下午并未指派任何宪兵率领便衣前往拘捕……当时局势混乱,该林连宗究被何人逮捕抑或乘机脱逃,经本团一再详查迄无下落。

真的是这样吗?那为什幺一九四七年六月六日,新任台中市长李荟呈给台湾全省警备司令部的名单——「台中地区参加二二八事变首谋主犯详细名册」,在林连宗的栏位上注记:「已被警备总司令部捕办中」?

官方是有连宗先生遭警备总司令部逮捕的纪录的,为何从柯远芬到张慕陶一概否认,他们也知道于法,没有可以逮捕连宗先生的任何理由,而竟以祕密逮捕之后暗杀的方式对待。

谎言三:已处死却不让家属知道

《光与灰烬:林连宗和他的时代》:受难(下)

信贞说,她们就这样积极地找寻一年多,即便被骗去许多金钱,在以后的日子里也是每日不断地期待,不敢放弃任何一丝希望。

但政府是如何凌迟二二八受难家属的?

一九四九年蒋介石来台后,国家安全局于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二二八事件结束约二年多,编成「正法及死亡人名册」、「逃逸人犯名册」、「自新分子名册」、「曾被捕或已释放分子名册」、「现在逍遥法外分子名册」,整理出大批与二二八有关的名单,作为五〇年代白色恐怖继续监控的对象。

其中「二二八事变正法及死亡人犯名册」中,第一位列的是张七郎,第二位列的是林连宗。但为什幺政府从不让家属知道,让他们过着不知先生尸体何在、不知祭日为何的日子?谁没有父亲,要忍受这样的折磨?不知其尸体何在,复又无坟可拜。

检察官王育霖的弟弟王育德,在「兄哥王育霖之死」一文中提到:

因为没有见到尸体,我的兄哥究竟何时死去的,至今仍然不详。兄嫂每天揹着刚出生的婴儿,徘徊在台北市郊曾出现尸体的地方,毫无畏惧地辨识每具尸体……。

我们家始终没为兄哥举行葬礼……办葬礼没尸体或遗骨是不成的。可是也由于父母及其他兄长的挂念,我们最后还是在寺庙为他办简单的法会。那场法会也是在不知兄哥的祭日下完成的……。

为什幺兄哥非要被逮捕、被枪杀不可呢?我至今仍不知其确实的罪状。

一九九四年,当二二八得以突破禁忌,受难家属开始接受访问时,李瑞汉之妻李邱己妹说:

四十多年来心里头老是想着,丈夫何时会回来?是被关在哪呢?还是已经……一直等待着,直到今天还是在等待。虽然已经四十多年了,但是没有看到尸体以前,怎幺能相信他已经死了呢?怎幺能呢?心头始终存着一丝希望……。

这是遭政府强迫失蹤,至今不知遗体何在的受难者,其家人无尽的等待。

密裁名单

一直要到民主化后,档案打开来,我们才能看见,原来三月十一日,长官陈仪亲手写下一份密裁名单。为什幺这幺说?因为名单上共列有二十位,其中除了台铁的王名朝,尸体在基隆港发现外,另外十六名台籍菁英,都是家属口中从三月十日起被带走后,一去无回的人。也就是今天所知遭秘密逮捕后暗杀,不知遗体何在的名单。

这份名单在大溪档案中,是陈仪呈报给蒋介石的第一份名单,也是二二八事件所有的名单中最早的一份。是陈仪亲手以毛笔字一个一个写下的。

到底是谁在密裁名单上?这份名单包括三大类的人,一是媒体领袖,二是类反对党成员,三是法律界领袖。

法律界的三位正是,林连宗、李瑞汉、李瑞峯。是最早被带走的。

媒体界的是:林茂生,《民报》社长;艾璐生,《大明报》发行人;宋斐如,《人民导报》社长;吴金鍊,《台湾新生报》总编辑;阮朝日,《台湾新生报》总经理。

至于类反对党,其实就是「台湾省政治建设协会」成员,包含台湾信託的董事长陈炘、医师施江南、台北市议员黄朝生、李仁贵及前民众党中央执委廖进平。

还有反对日产标售的台北市议员徐春卿、二二八处委会主要的领袖、省参议员王添灯,及延平学院的教授徐征。

最后三名,一为流氓,二为日本地下工作者。这是威权统治者惯用的手法,他将菁英领袖与其放在一起,同列为阴谋叛乱首要,想要抹黑为运用暴力及与日人勾结。

只是纸再怎幺密仍包不住火,三月十二日一份中统局给蒋介石的情报,揭露陈仪秘密逮捕连宗先生等台湾菁英的过程。

陈长官十日令宪兵驻台特高组秘密逮捕国大代表林连强(宗)参议员、林桂端、李瑞峯(彼等联名接收高等法院,係律师)。

这份文件,证实了连宗先生等人,是遭陈仪下令秘密逮捕的,陈仪是有计画地密捕、密裁台湾菁英。三月十三日,陈仪请蒋介石允许他使用军法审判:「台湾因非接战地区,不能援用军法,普通司法宽大缓慢,不足以惩巨凶奸党。……拟请暂时适用军法,使得严惩奸党分子,以灭乱源。」陈仪也知,于法他不能使用军法审判,但仍要蒋介石同意。但这些台湾领袖,甚至连这违法的军法审判都没有,而是以最惨无人道的暗杀方式对待,至今不知遗体何方。

书名:《光与灰烬:林连宗和他的时代》作者:黄惠君出版: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台北二二八纪念馆出版日期:二〇一九年二月

《光与灰烬:林连宗和他的时代》:受难(下)


相关推荐